當初的那個少年
其實
有著很多很多的理念的
其實
有著很純很真的性情的

剛剛讀了「國文閱讀理解300篇」菜根譚的第30則──「真誠所至 金石可貴」
唉呀~~什麼名字不重要啦,重要的是內容。
內容嘛...相信聰明的各位已經從名字裡面看出來啦!(^ ^)

最近,感到十分傷感,對於自己的性情,感到無奈。
曾幾何時,我也是提倡「純真」的人。
大言不慚,用言語,用文字,宣示過多少次理想?
當時的那個少年啊,其實,
說他太過天真也不過;
但是,那是比較靠近純真的啊!

如果去問問高一時跟我比較熟的人,我的個性的話,
應該少不了"憨"這一個形容詞(是嗎?)
那是在上高中前從來沒有過的......稱號(|||)
不過,並不是因為上高中後我把性格做了掩飾,
而是,我不大喜歡耍心機。
那太傷神,也太傷性情了。

大家都不喜歡遇到不如意的事情。
但是,卻總是難免遇上的。
如果,你刻意去挖掘的話,
或許可以發現有很多人,
在國中時期,都曾有過不愉快的記憶吧
但上了高中,就是新的階段了,要掩蓋,
又或者,
要拋去,舊的心情,是很容易,
又或許,是理所當然的。
______

當初的那個少年,有很多理念,
是很難被往後的我推翻的。
我對於自己有一種...
(天之到哪裡來的)
肯定。
我自認,只要是被我認同的概念,
在認同的當時,一定有我自己的道理。
高一的那個少年,那...
「憨憨的」行情,樸質(噁~~)
是被我所喜好的
當然啦~~不是憨這種舉止啦
而是說,那種純真。

我的「道」,只不過是
努力達到自己所認同的;
不要成為自己所鄙視的,
那種性格、那種人。

    全站熱搜

    方格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