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虛構成的情感,絕不是我所說的文。
  子曰:「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文章不就應
該要傳達自身最真切的訊息嗎?那麼,即便是雕琢字句,虛構事件,我也不在
意,不去否定了。只是,現在的教育體系是怎麼教育,又是怎麼要求我們的
呢?自漢武帝獨尊儒術之後,中國便以儒家為正宗,標舉仁義。若果學生的思
想與道統不符,就要扣些分數,好似道統便為是。
  眼觀現在的學校大考,國中基測,高中聯考,在作文方面,學生們總要說得頭頭是道,滿腹禮義廉恥,就連老師們看了,都要自嘆修養不如啊!
  這就是我們該寫的文章?不,我不這麼認為,這只是教育體系下的錯誤罷了。為文不就該要表達自己的觀點的嗎?我們心有所感所以為文,我們紀錄經歷所以為文,我們辯駁言論所以為文……文字就是要與內在相呼應的。那麼即便是在寫作文時,不該也要文質彬彬嗎?
  所以說,參加考試、比賽時,我們才會慌亂、緊張。那樣的題目未必是我們曾注意過,曾思考過,甚至曾經經歷過!如果未曾經歷過,要我們如何寫出自身的感受?因此即便我對將作文當作考試、比賽項目沒有異議,但我對一些作文題目是把持絕對反對的觀點的。
  因與紹鯖於為文一事有所辯論,故作此文。為文如行雲流水,豈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嗎?

    全站熱搜

    方格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