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巴金


  「張君,要出去嗎?到什麼地方去?」堀口夫人在房裡用了焦慮的聲音問道。

  「海邊去!」我不假思索地這樣回答。不等她說第二句話,就冒著風急急走出門去。

  海完全變了模樣。

  我認不清楚平日見慣的海了。潮暴漲起來,淹沒了整個海灘。憤怒般的波濤還不住地往岸邊打來。風在海上面吼叫地飛舞。海在風下面掙扎地跳動。眼睛望過去,就只看見一片黑暗。黑暗中幻象般地閃動著白光,好像海在眨眼睛,海在張口吐白沫。

  浴場已經消失在黑暗裡,成了一堆陰影,躲在前面。每一陣風衝過來,就使它發出怪叫。我去找那些岩石,就是這傍晚我在那上面站過的,現在連痕跡也看不見了。

  我站在岸邊,望著前面海跟風搏鬥的壯劇。一座一座的山向著我壓過來,腳下的石級忽然搖晃似的在往後面退。風乘著這機會震撼我的身子。我的臉和手都像著了利刀似的發痛。一個浪打來,那白沫幾乎打濕了我的腳背。

  我連忙往後退了兩步,定了神,站穩了腳跟,想起方才幾乎要把我卷下去的巨浪,還止不住心的跳動。

  黑暗一秒鐘一秒鐘地增加。海瘋狂地拚命撞擊岸。風帶著一長列的怪聲迎面飛過來。這一切都像在尋找它們的犧牲品一般。

  對著這可怖的景像我也感到驚奇了。平日是那麼恬靜的海遇著大風的時候也會這樣奮激地怒吼起來!

  「可惜,堀口君不在這裡,不然也可以給他一個教訓。這海可以使他知道一些事情。」我這樣自語著,一個人漸漸地進入了沉思的狀態。

  風刮著我的臉和手,我也不覺得痛;浪打濕了我的腳,我也不覺得冷。我一個人屹立在風浪搏鬥的壯劇的前面,像失掉了全部知覺似的。

  「張君,你來了!」一個意外的聲音使我驚醒過來。我掉頭看後面,正遇著堀口君的發光的眼睛。在那張清癯的臉上我看見這樣的發亮的眼睛還是第一次。尤其使我驚訝的,是他會到這個地方來。

  「你看見了這一切嗎?」我略一遲疑便驚喜地發出了這句問話。

  他點了點頭,然後低聲說:「我比你早來了許久。」

  我驚疑地望著他那發光的眼睛,帶了暗示地自語道: 「想不到那麼恬靜的海也會這樣可怕地怒吼起來。」

  「不要說了。」他一把抓住我的膀子煩躁地說。我覺得他的手在微微地顫抖。我不答話,只是驚疑地望著他。  「回去罷,回到家裡我有話對你細說。」過了半晌他又說了一句。

    全站熱搜

    方格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