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在麵包店上班,一天沒有開冷氣,店裡又都是黃色的燈,著實的悶熱。
有空閒的時間開啟自動門想透透氣,阿,好涼爽的空氣。頓時覺得身在秋天裡頭。

我喜歡秋。怕是要老生常談了。秋在炎熱夏日之後,在寒冬之前,清清爽爽的空氣。
說也怪,也許是從小受書本的影響吧,我也覺得秋天就是有種憂鬱的氣息,
是一幅楓紅滿地的畫面。但我沒見過楓紅──至少沒注意過。

可好端端的怎麼在寒冬又感到了秋呢?是最近多事煩悶的緣故嗎?

夜半,卻睡不著。是前兩天都熬夜造成的吧。
坐在書桌前,本想寫首歌詞的,可就是怎麼也寫不出來。
也是,從小到大只試寫那麼一次罷。索性拿了自己的詩本,翻看了一下。
沒想到從高一到現在,也寫了不少的詩。現在再看以前的文字,其實是有些訝異的。
也有幾首給了我些許感傷。詩本裡頭有先前抄錄的,紀伯倫說過的話:
「詩不是一種表白出來的意見。它是從一個傷口湧出來的一首歌曲。」
說得真好,可不是?那麼,歌詞也是如此吧?
但既然遲遲寫不出歌詞,那就寫寫散文罷。
2008/01/08凌晨 于家中

    全站熱搜

    方格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