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為賦新辭強說愁的年代,總是喜歡模仿古人,靠著欄杆遙望遠方,找點什麼事情放在腦子裏頭思索一番。

可其實腦子空空,其實煩惱不多,其實只是在課業壓力中找時間放空

不過,有些事情就是要這樣子一個人細細思考、靜靜品嘗、玩味

 

在台北大學待了快五年的時間了

就我所知,能夠憑欄遠眺的地方並不多

扣除各學院的頂樓不算、要求不能隔著玻璃的話

文學院的一樓到三樓的長樓梯、三樓

商學院外頭連接左右兩側二樓的長廊、長廊一側旁三樓的小平台

行政大樓後方廣場,實際上是地下停車場樓梯上來的一個小建築,可以爬到二樓高的地方

社科院不常有水流的水池旁邊到二樓的樓梯、樓梯上去的小平台、另外一側從一樓通往二樓的旋轉樓梯和上頭的小平台

法學院三樓兩側各有一個平台

公共行政學院我就不熟悉了(笑)

 

其中我常出入的地點也就是商院、文院、社科院

可是這三棟建築有欄杆的地方,我會不時經過的,也就只有文學院的長樓梯跟三樓而已,而文學院其實也不是那麼長時間待的地方

 

憑欄遠眺是一時心血來潮經過才會有的行為

如果因為要想事情,特地跑到那些地方,就一點詩意也沒有了(茶)

 

因為上述種種原因,所以在台北大學的這幾年間,大概只有一兩次有這種憑欄遠眺的舉動吧

(天音: 遠眺? 你是要遠去哪邊啊... 四周都是建築物啊啊啊)

其實一年半前就有查覺到這件事情了

一直很想要寫這篇網誌

不過FB很長一段時間是我網路發言的平台... 網誌就差點荒廢了呢

今天看到某人的大頭照才臨時起意把它寫下來

謝謝各位看官花費了你生命中寶貴的時間在這麼一篇不重要的文章上頭 (大笑)

創作者介紹

銀質空間

方格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